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公司新闻 >> 短视频上半场未结束:“升维”逆袭还是“降维”打击?
详细内容

短视频上半场未结束:“升维”逆袭还是“降维”打击?

短视频上半场未结束:“升维”逆袭还是“降维”打击?

短视频行业还未至下半场。


2018这一特殊经济年份前后,短视频的热闹为其增添了不少色彩。

12月底媒体报道,快手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,投前估值250亿美元,募资10亿美元;1月15日,抖音正式宣布升级私信功能,推出自己的独立视频社交产品多闪;23日,百家号创作者盛典中宣布,好看视频将推出商业赋能的“百度智选”平台和“电商带货”能力。

抖音落地社交、好看视频试水电商,时至今日,短视频行业从两个维度的对垒正式转移到多个领域的业态竞争。但在这背后并不是自认结束的“上半场”,而是大小巨头继续争抢“下半场”入场券。

铁打的短视频,流水的领头羊

2016年一下科技5周年,韩坤站在望京的公司大厦,说出了他真正的梦想,“我们不只是要生存下去,我们应该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”。

小咖秀爆红的时间,抖音刚刚上线第一版,而快手隐秘潜伏,尚未进入主流视野,所以,韩坤目之所及,不过一个美拍。而在这之前,更让其信心暴涨的是成功地逼迫微视退场。

短视频行业从一开始就是两个维度的竞争场面,一个维度是微视这种互联网巨头孵化的产品,试图用资本和流量直接“降维打击”,另一个维度是快手、抖音等纯短视频平台,从零开始,结果却异军突起、“升维逆袭”。

随后,腾讯一面宣布正式关闭微视,一面将赌注压在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快手上。直到这时,我们发现,原本两个维度的竞争开始融合,形成腾讯扶植快手和微博绑定秒拍的对阵状态。

然而抖音“黄雀在后”,它的猛然爆红,一举冲散了这种“联盟”,导致原本两个维度的战争再次拉开,而且是以扩大化趋势囊括了阿里、百度等更多互联网巨头。好看视频在2017年底的“2017百度世界大会”上正式推出,由原来的百度信息流视频升级而来,阿里则推出了一款名为“鹿刻”的独立短视频。

铁打的短视频,流水的领头羊。多个头部平台在两年时间内依次逆袭和被逆袭,快速变化的市场格局以及快手、抖音不分上下的较量,即使从表象看,这都不是一个行业上半场结束的状态。

所以,对百度好看视频、腾讯微视等“降维”派而言,虽然快手、抖音代表的“升维”派已经是行业的收割者,但与之相对的,对“升维”派而言,“降维”派也同样可能在新增变量下实现逆袭,一如当初的快手或抖音。

跨界厮杀,短视频的急进与稳健

尽管2018年短视频领域乱斗不断、矛盾加剧,但不可否认,无论是“降维”派还是“升维”派,整体上都在向上发展。


据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》显示,12月短视频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前十的产品中,除了土豆和美拍,大部分都处于高速增长期,其中好看视频、抖音、微视增长幅度最大。而排名前五的平台,抖音开始压制快手、抢得第一宝座,头条系和快手之外,仅有好看视频一个进入前五。尽管微视去年声量不小,可已与前五拉开差距。

如今,两个维度的发展状态也开始出现明显不一致。快手、抖音都在试图通过跨界,脱离短视频产品的定位,从而达到真正的“升维”,而好看视频等平台则依附巨头的原有生态体系,在巨头将其内化为业务能力的同时,期待发挥全局效应。

快手和抖音一致将目光转向社交。2013年,当程一笑计划将GIF快手转型为短视频时,他和宿华共同确立了两个战略,一是坚定不移的算法推荐,二是坚持从工具到社交。但是快手一路走来,他们对社交的试水延续了商业化的克制,甚至不如后来居上的抖音。1月15日,三款社交产品齐发迎来舆论高潮,而张一鸣的“多闪”用来承接抖音的未来。

至于互联网巨头,孵化和推动短视频的任务还远未结束。好看视频继续加码优质内容,上线一年有余,用户规模突破2亿。鹿刻背靠着淘宝、天猫,既帮助电商平台获取更多用户时间,又通过网红导购等内容创造交易场景。

从这两个维度的产品动态来看,快手和抖音已经实行“下半场”的战略打法,积极主动扩大边界、挑起战端,但事实是,短视频行业确实还未至下半场。抖音、快手之间没有完全分出胜负,市场份额的分割尚不明晰,这不合互联网行业的商业规律。

故而,在当前第一阵营依旧有可能被逆袭的考量下,过早把精力分心到社交上,反而有可能带来潜在危机。一则,抖音、快手将战斗力转移,给虎视眈眈的互联网巨头创造机会。二则,容易顾此失彼,尤其是抖音,过度急进是否会错失对快手趁胜追击的机会,或许张一鸣该抱有警惕。

2019年短视频新逆袭?

优酷、土豆合并,与腾讯视频相对而立,双方都以为彼此是最大敌手,爱奇艺的后来居上令他们始料未及。共享经济的风口蔓延了整个2017年,投资方自以为握着摩拜或ofo的牌,就能坐等合并、套现离场,然而阿里携哈罗入场,直接来了个渔翁得利。

互联网商业逆袭戏码虽难得一见,但不是没有,更何况即便没有逆袭,“双寡头”不稳定的情况下,第三张“下半场”的入场券大多也会被后来者争抢成功。


短视频格局动荡尤为频繁、激烈,留下了更大的竞争空间。细数这些候选者,美拍、秒拍等从行业头部滑落的平台,很难东山再起,除此之外,其它皆是互联网巨头的短视频产品。

腾讯对微视的扶持动作不断,但“复活”一个失败产品,从开头就是个战略失误,如今这扶不起的“阿斗”,也直接证明了当初的论断,而Yoo视频虽注重内容品质、试图复制抖音的强运营策略,可终究过于小众,难当大任。与腾讯系短视频相比,好看视频的优势表现在用户增速规模带来的基础积累,同时长时间的优质内容路线,未来有可能发挥更大效能。

2018年是内容监管之年,好看视频鲜有波及。好看视频上线以来,一直聚焦优质内容的打造,并在音乐、影视、生活等各个细分领域,联合包括Zoomin.TV在内全球30大顶级MCN,推出了《Amazing中国故事》、《40年:56个民族的家国故事》等正能量优质内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未来一年短视频的商业化变现,也将推动内容创业进入收割期,这有赖于平台的集体加速。

快手和抖音在营销上继续深耕,快手通过技术、社交搭建全民营销平台,抖音侧重企业蓝V用户。好看视频则会上线两个创作者商业赋能的机制:“百度智选”平台和“电商带货”能力,前者让创作者在后台直接对接广告主的软植需求,后者可以在视频中关联相关商品。

2019年短视频行业也许会迎来新逆袭,并非是逆袭抖音、快手,而是提前拿到“入场券”。

“降维”或“升维”都是相对而言,抖音升维到社交,大概率会受到微信的降维打击,而随着越界之战不断打响,原本的短视频领域或许也将增添新的变量。
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021-56292098
    • 15702125683
    • 13262524820
    • 在线客服 :
    • 售后服务 :
    • 渠道合作 :
    • 投诉建议 :
  • 扫描二维码添加微信